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易烊千玺

  这几天张萍的右眼皮一直在跳,这个善良贤淑的女人最近总有不祥的预感。她以为只是因为对小纱的过分牵挂和担心。去了这么些天了,一个电话也没给家里打,她怕女儿会有什么事情。其实从她心底是不太愿意让小纱去的,安全是一方面,再有就是刚和双方父母见面就住到人家家里,不太好。毕竟小纱才20岁,还只是个学生。不过田歌那孩子给她的第一印像不错,谦逊礼貌,谈吐不俗,又是农村出身,善良淳朴,厚道老实,女儿跟着他,应该不会有事。现在的年轻人和自己当年不同咯,她不能做老不开化封建保守的母亲。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有事情的是自己的老公。老公坐在对面,沮丧又悔恨难当地低着头,这个身为副市长的男人再没一点铮铮铁汉的形像,倒像个等待宣判的犯人。乐海市的下辖的农村县城有几个地方这两个月来旱情很严重,上边又十分重视,这些日子老公忙坏了,累坏了。你看他的鬓角又添白发了,眼角也多皱纹了。毕竟快50岁的人了,他老了。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道路上,他们一直风雨同舟,携手相伴,以后的日子,还需要两个人一起并肩同行。老伴老伴,老来相伴啊!难道因为这件事就和他闹离婚吗?怪也只能怪那个畸形的年代……几乎没做太多思考,张萍就原谅了他。  快到“YESTERDAY ONCE MORE”的门口,田歌终于追上了她。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吹去!”小纱急得要跳起来,“别乱说!小琪姐,不许你这样说自己!你再总是这样,我真的生气了。”小纱撅起了嘴:“你就说说嘛,讲讲你的初恋?”小纱往前挪了一下椅子,弯下身子把头枕到罗小琪怀里。易烊千玺  “胖三。”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

  罪孽深重心乱如麻的罗万里睡着了。他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次了。给党组织的那封信就放在罗万里案头,罗万里就趴在他的办公桌上。  “那好吧,也该补充一下能量了。”金子站住说。“你们都吃点,我昨天吃得晚,还不饿呢。”  “行啦,还想我呢,放暑假都不愿意陪妈妈!小田,你先歇会,吃点水果,小纱的妈妈一边指着茶几上的一大堆水果指挥田歌,一边冲着小纱叨咕,快十二点半了吧,也该回来了。他昨天答应今天中午一定回来一趟的啊!你爸爸他太忙了……再等几分钟,再不回来不行咱们就先吃吧。”  “金子,你还好吗?”小纱最先打破了沉默。易烊千玺  他闭上眼,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她的带着酒味的气息混合成一种说不清楚的和弦。他的唇刚触到她伸过来的舌头,立刻像是溺水者看到了救命稻草,拼命地吮吸,想一口吞进肚子,可那灵活的舌尖却始终与它若即若离,刚一接触,就消失,刚要找寻却又出现。他拼命抱紧她。她吻他的耳垂,脸庞,脖子,慢慢向下,向下……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

  “好了,不说那些了,这个世界上哪里都会有无聊的人存在。我也不想知道这个小人是谁了。”田歌显得余怒未消,虽强行按捺却痛苦不堪,“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还爱我?”  其中的一把刀,就是今天早晨李艳妃让人送过来的录像带和一张磁盘。罗万里终于明白A片中赤裸裸的自己远没有电视新闻中衣冠楚楚的自己上镜。从五年前在“丽都”酒店第一次见到李艳妃时起,他就感觉到她不会是个一般的女人——罗万里不禁想,如果他从没去过“丽都”,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妮子偷偷地看了看金子,发现金子的牙齿又整齐又白净,一笑起来整张脸那么生动帅气,简直是酷毕了!忍不住说道:“金子,原来你也会笑呀,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嘛。”易烊千玺  “再后来呢?”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