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

时间:2019-10-14 23:24:54 作者:非诚勿扰 热度:99℃

非诚勿扰  商人的灵牙俐齿,南柯无言以对。事实也是如此,她从商人那里拿到钱,商人要她的身体。人家商人对她已不感兴趣,她又能怎样呢?思来想去,人家商人也没有过错,人家出钱,自然要最理想的女伴,就像购物者会选择上乘物品购买一样。她没在说什么,从兜内掏出钥匙扔在大厅中央,一路小跑着离开商人的别墅。当她跑到一处巷弄,见四周无人,她扑在一棵树体上一阵失声痛哭。她自知走错了人生路。  落红第四章

非诚勿扰

  落红第六章(3)  包房里显得很沉寂,没人来打扰。肖络绎、校长看上去像是在沉睡,又像是醉倒在餐桌旁。

  返回公司的路上,庄舒曼心情沉重得像挂了石头,好端端的苑惜转瞬亡命九泉。这对庄舒曼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苑惜的音容笑貌时刻在脑海里浮现。第二日,她发起高烧,不断喊着苑惜的名字。南柯知道她发病原因来自对苑惜的想念,可苑惜亡故毕竟是事实,再怎么想念、遗憾,也无法改变这种事实。南柯获悉苑惜离开人世,扑在床上发出一阵呜咽,就不再哭泣。心里虽说有悲哀,但能够分解那悲哀,不似她那样思来想去,不给自己留有生存空间。南柯买来退烧药,在家中陪同她整整一小天的时间,她高烧退去,南柯来到街上,在街上来回溜达几圈,看到马路两侧装潢美观的各类商业屋,感到心情畅快,好似那些商业屋属于自家门下。看到有男人回眸凝视,南柯内心不由得产生失落感。若是没有走错路,现在有何等风光可想而知。年轻漂亮本就是天生的资本,再加上小聪明和绘画才华,南柯会是一名正宗红桃皇后。而今一切美好都成为泡影,如同一潭荡不开涟漪的死水。在这座人才倍出的城市里,南柯什么都不是,充其量不过是潜水弯里的一条臭鱼烂虾。南柯脸上浮现出笑意,内心却生出悲哀。但很快被笑意覆盖住。这就是开朗的南柯。在狱中吃着难咽的饭菜,还能够边吃边幻想,将吃到口中的饭菜比做肯德基。  苑惜没有理睬叫埃伦的男人打理何种生意,满脑子都在想如何从对方手中搞到三十万,从此后和苑家了清冤债。一段时期脱离苑家的经济供给,她只能像庄舒曼那样靠给人家当家教维持生活。出卖画幅,根本没有利益可赚,甚至毫无价值。人们只欣赏成名画家的作品,对未有名气的作画者,人们连浏览都懒得,何况动用兜里的钞票。  她们离开后,只剩下庄舒曼、杜拉、苑惜、奔红月四名女生,她们苦闷时可以整夜不眠,酗酒、哭泣、骂生活、骂男人、想南柯。杜拉更是放荡不羁。此间她的怪癖显得更加突出,经常乐此不疲地清洗内外衣、床单、被罩,那些物品几乎被她洗掉了颜色、洗坏了某处。但她依旧不改初衷,常常是外出一趟,便脱下身上的衣服一阵神洗。父亲的阴影和继父儿子的阴影早已深入骨髓,迫使她由对男人的仇视,逐步演变为对男人的反感,到最后上升到病态反应。这种病态反应愈来愈严重的一天早晨,她突然鼻口流血,接下来是四肢和身体的某一部位出现裂痕,而且疼痛无比。她去医院医治,医生们对这种疾病颇为挠头,只好当作皮肤疾病救治。但无论怎样救治,那些伤口依然如故、无法愈合。她痛苦万千,寻遍北京城的大小医院,也没能查出究竟。可是一天早晨,那些伤口就像变魔术一样奇迹般的愈合,竟然没有一点痕迹。据说这种怪病叫“圣痕”,出现在复活节前夕,有些像耶稣受难时钉在十字架上的伤口。复活节后便自动消失。因此得名“圣痕”。而这种“圣痕”多数来自神经系统的紊乱。神经系统受到震撼,才导致“圣痕”现象出现。但她身上裂痕现象并非出现在复活节前夕,因此依旧无法解释。不管怎么说总算伤口圆满愈合,她不再受疼痛的折磨。但她身上的怪癖令人齿寒。去食堂就餐,她总是自带一只小垫子,以此阻隔开男生坐过的痕迹。那只小垫子拿回寝室,会给她泡进洗衣盆内,待她消闲,便会清洗出来。于是乎她的小垫罩不下十余个。几名女生知道她患了严重洁癖,谁也不落座到她的床铺上,以免引起她的反感。她们很同情她,但又无能为力。起先她的洁癖反应只局限于男性身上,而今已演变到同性身上,以及其它一些小事宜上。比如一阵风刮起的灰尘、谁不经意间碰到她、与人握手,都会引起她的不适感。她会立刻找到水源清洗。洗手的时候,就差没将手上的皮层剥落。此间,苑惜在寻觅款爷的途中不幸染上毒瘾。

  言谈中得知奔红月来自一家孤儿院,是个无父母、无兄弟姐妹的孤儿,奔红月母亲心中那层判断更加吸引行动。一个周末的午后,奔红月母亲驱车来到奔红月曾经生活过的孤儿院,进入孤儿院楼内,直奔院长室。院长正在午休,听到急迫的叩门声,院长披上外衣,拢一把凌乱的头发,下床打开门。奔红月母亲笑容可拘地出现在院长面前,将送给孤儿们的礼品递到院长手中,落座后单刀直入地向院长阐明来意,说她要查看奔红月的入院时间及被拾到的时间。她向院长谎称有个女儿和奔红月的年龄相仿,出生后的几日患了流感,抱女儿去医院看医生,挂号期间来了尿急,就将女儿交到一名排队看医生的妇人手中去了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那名妇人不见了踪迹,女儿就这样丢失掉。  落红第十三章(2)  落红第十五章(9)

  落红第九章(8)  苑惜本想不和埃伦进餐,但想到三十万,她低眉顺眼地跟随埃伦离开娱乐场所。埃伦带她来到一家西餐店,点下两份套餐。埃伦很有眼光,知晓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般来讲都喜欢西餐。他没有喝酒、没有更多的语言,冷静得如同一个即要征战沙场的将军。坐在她对面,始终保持严肃状。她左看右看、横看竖看,都没能发现他是个危险分子。  做完这些事,天已放亮。老人对此的感知,完全来自嗅觉和远处山鸡的鸣叫。老人开始生火做饭。生火做饭处在窑窖附近低洼地势。老人向简易炉灶内填满干柴,进入储藏粮食的洞穴。洞穴内储藏满满一囤白花花的大米。这大米是老人自给自足的硕果。每年五月间,老人都会在山上一处朝阳地界种上各类蔬菜和部分玉米,还会在溪水旁侧种上水稻。秋日一到漫山遍野都是老人的果实。老人看不见,但老人会用嗅觉感知丰收的喜悦。说也奇怪,老人播种下的粮食、蔬菜无一遭损,不用悉心呵护。黄瓜、豆角、柿子之类的蔬菜形象肥硕,个个精神饱满;玉米、水稻也是喜如人愿,一派喜人景色。烤熟的玉米会香飘万里,刚返青的水稻若是煮了或者烧着吃,香味无穷。老人每每都会一面咀嚼劳动成果,一面露出欣慰笑容。吃不了、用不尽的粮食和蔬菜,老人就会循序渐进地倒腾到郊区集市上卖掉,换来钞票。用那些钞票购买日常生活用品。显然,老人的日子过得很滋润。老人向一只阔口瓷罐里捧了几捧大米,用溪水淘好加上适量水,盖上瓷盖。将阔口瓷罐放到简易炉子上,从一只小囤子内摸出几只大个马铃薯,削掉外皮、切成块状。从溪水旁侧挖掘出一个瓷罐。瓷罐内装着大半下腌制到期的野狼肉。老人用另一只阔口瓷罐炖了马铃薯和腌制狼肉。一会儿工夫传出诱人的香味。饭菜做熟后,老人喊醒陈尘、庄舒曼。他们从洞穴出来的时候,那股诱人的香味直面扑来,使他们生出食欲。  听完南柯的肺腑之言,几名女生觉得有一定道理,即刻收住对陈尘的骂话。然而她们却在庄舒曼返回寝室前全都离开寝室,各自去做各自应该做的事。寝室里只剩下南柯一人。南柯依傍的那名商人,要等到下个月初才能返回北京,因此南柯只好留在寝室。杜拉拿了教案出外去做家教;苑惜去了歌舞厅;奔红月去了导演父亲那里。

非诚勿扰

  自从父母发生意外事故,肖络绎的疾病潜伏期开始生根发芽。他愈来愈抵御不了疾病的亢进。疾病折磨得他五内如焚。他尽其所能望向美好事物。而他眼皮底下的美好事物,即是一些漂亮的女孩子。望见她们,他就会从内到外产生舒服感。由舒服感演变成对她们的欲望。他心灵颓废的时候常想,这世上最快乐的事,恐怕仅剩下对漂亮女孩子欲望和幻想了。他在通体发热、眼内浑浑噩噩、郁闷不安之际,只要望向漂亮的女孩子,就会通体绵软卸掉疾病的侵扰。漂亮女孩子常常使他血液在体内停止咆哮,趋于正常运转。他也就成为“正常人”。可他这种现象在别人眼中就会成为非正常。他在看不见、摸不着间,由一种疾病升级到另一种疾病。疾病日渐顽劣,而他还得佯装无事人,继续作画、为学生授课。此间最好的良药,则是窥视美女。他清楚早晚有一天,他会玩火自焚。如此就会严重伤害到庄舒怡,他何不及早离开庄舒怡,给爱情划上句号。不要她误解他是一条色狼再行离开。倘使如此,从前那些美好镜头会毁于一旦。何况今日之事,她已对此深恶痛绝。从她的冷漠目光中,他看到怨痕。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男人不能给女人完全的幸福,从女人身边撤离开,无疑是聪明之举。  肖络绎在完全没有记忆的时刻,将庄舒怡当作姐姐或妹妹看待。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尽管他对亲人的印象相当陌生,但他分析,庄舒怡对他的关爱,非亲非故者不可能做到。陈尘进入病房的时候,他斜倚床头、一只胳臂伸在枕头上,那名他抱有好感的护士,正在为他注射药液。庄舒怡背对着病房门忙活收拾东西,听见有人进入病房,以为是医生为他做离院前最后的诊断,连忙回转过身体。

  肖络绎离开女生宿舍,庄舒曼才松了口气、眉宇逐渐舒展开。肖络绎肯去医院探望姐姐,说明肖络绎内心深处还存有姐姐的位置。只要他心中存有姐姐的位置,姐姐的身体就会很快恢复健康。可她哪里知晓,正是由于他重新回到姐姐身边,才加速姐姐精神的日渐崩溃。  杜拉感到被足球碰撞的脸部火辣辣麻木,一会工夫儿,又幻想出脸部爬满了白乎乎、肉滚滚的大蛆。杜拉顿时想吐出来。看到眼前奔跑的小男孩,杜拉只觉得小男孩可恶得像继父的儿子。这种时刻,杜拉于脑海间映现出当年被继父儿子强暴的一幕。那一幕惨剧,让杜拉血液奔涌、怒发冲冠,杜拉一把揪住正在玩耍的小男孩,起初只是想教训一下小男孩,可小男孩反抗中向杜拉脸上猛吐一口唾液,导致杜拉的精神严重分裂。精神分裂的杜拉,已分不清小男孩是人还是物。  住进新居的第一个夜晚,肖络绎感觉上消除大哥哥的形象之际,悄然来到庄舒怡的房间。那时庄舒怡正躺在柔软舒适的床榻上看一部医学专著,两只白皙的脚丫露在被外,上身穿了件露出大半截胸部的睡衣,下身是一件宽腿睡裤。庄舒怡一忽趴在床上让两只白皙脚丫翘起、一忽仰卧在床上一只腿搭落在另一只腿上来回晃动着。肖络绎推门进来的时候,庄舒怡就是这副悠闲状。看到庄舒怡云鬓不整的懒散形态,肖络绎即刻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显然,肖络绎对庄舒怡的爱情已深入骨髓,达到无法抑制的地步。庄舒怡的一摊懒散形态牵住肖络绎的视线,使他无法回避。此刻,他眼中的庄舒怡像一朵水仙花,在他的激情中美丽地盛开,就像他开始的爱情那般诱人。一个纯情男子的爱情节奏往往非常执着,对待爱情的步骤也相当严谨,决没有中年男子应付了事的弊端。他极力控制住心跳、呼吸急促,但他没能控制住一腔紧张。那种紧张情态完全抹杀了昔日的大哥哥形象。他想将目光停留在庄舒怡白皙的脚丫上,或者庄舒怡白皙的胸脯上。可他却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敢看,先前消除的顾虑再次袭入脑海间。他在瞬间消灭掉热切柔情的目光,改为昔日做哥哥时的随意目光。他从书架上取下一部书,假装浏览一遍,便将那部书放回书架,转身欲离开。被早已暗下瞄准他动机的庄舒怡叫住。庄舒怡霍地掀开被子,从躺姿改为坐姿,向他射出缠绵的目光,而后郑重地说,这里难道不是我们的新房吗?还要等多久,我才能成为你的新娘?

关于非诚勿扰跟非诚勿扰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非诚勿扰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afmnews.comljl3c4zr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